不知叫啥

又死了

翻到了之前画的长兄,大概是没什么自信的小松哥哥xxx

想看到→被轰疯狂攻略的害羞的咔酱><


ooc预警!.
深夜的激情摸鱼XDDD

我爱他们!!!(无责任发言

花子君!他太可爱了!呜呜呜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越看越特美的人呜呜呜😭😭😭

*他再也伪装不下去了。


*东oso前提下的karaoso妄想
*自娱自乐 只有1p

50x50

东乡先生的50

01-05→http://omegamiao488.lofter.com/post/1d45133d_10d61333
06-10→http://omegamiao488.lofter.com/post/1d45133d_10e4724a
11-15→http://omegamiao488.lofter.com/post/1d45133d_10f45f23

*东乡/松野小松 斜线不代表攻受 没有明显的cp向

*共犯因素有 有微量的性描写 暴力、血腥因素有

*有大叔的洗白情节 性格捏造,身世捏造

*大概算是小甜饼?

16
归程开头总是充满意外。虽然决定了要回去,可怎么回去却实实在在难倒了东乡。似乎是因为几年前那件事的原因,赤塚官方对周遭地区的排查力度加大了。在他摸鱼的这段时间,不少地下组织都被捣毁,也包括东乡原来待的那个地方。
这的确是他下定决心回去的原因之一,可同时他在赤塚也没了容身之所。他没有了后台,自然而然也没了关系。世界就是如此险恶。
一瞬间他眼前浮现出那个黑发黑瞳的小婊子。oso还在赤塚吗?答案或许是肯定的。在那件事发生后一个月内,报纸上也发表了梨子巷内某居民家煤气爆炸的字样,东乡当时扫了几眼,据说现场有不少尸体,都是之前就已经挂了的。并且火势似乎很大,范围也很广,伤者上十,也有接二连三的持续爆炸,总的来说,是现场已经无从下手了。
因为事发地点很微妙,这事儿没有后续报道。东乡最后看到的有关于这事的猜测,是在一份《JUMP》旁边的女性杂志上。一个女明星猜也许是黑社会,引来主持人的善意微笑。
他到底还是没去拿那本《JUMP》。
死就死了吧,老子才不花三百日元给你买JUMP。东乡转身向速食区走去,最近他发现炖菜怪好吃的,就是有点贵。
让我们的时间回到这里来。东乡已经三十八岁了,精力比较旺盛,正是人一生中干劲最高的日子。东乡没有在晚上离开,这样会显得很可疑,他先请了三个月的假,然后在某个节假日,跟着自驾车队一起回到了赤塚。
其实很简单嘛。东乡在出示凭证的时候这么想着。警员瞅了一眼。连问都没问就让他过去了。现在的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吧。

他终于又回来了。事隔两年,他又来到了赤塚。东乡掏出烟包拿了最后一根,他站在市中心,望着人来人往,高楼大厦,无数的声音组成了世界交响乐。
点燃,深吸一口,朝一碧如洗的高空吹去。
他顿时有些迷茫。迷茫的错觉在几秒钟之后又消失不见,他低头看自己脚半。边的行李箱,瘦巴巴的有点可怜。将它踢走的念头一闪而过,他皱起眉头,喷了一口,将烟狠狠砸向地上。
好吧,非常不想承认。东乡现在十分烦躁。对于现在的东乡先生来说,哪里都有oso的影子。所有的声音汇集在脑海内形成两个字,“大叔”。东乡知道,这里是属于oso的城,他终究是个外邦人。——所以这样想就不奇怪了,可以解释一系列的幻听吗?
东乡没有回答。他提着包。决定找个房子。离梨子巷越远越好。
去你的。

17
关东煮街和梨子巷不一样,它位于赤塚偏东的位置,是一条平常街道。不会过分繁华,也不会过分冷清。实际上,它也的确是一条普通的街。在这儿居住的大多是工薪族或者各种宅,当然,讲不准也有些从事特殊职业的家伙们在某个房间里寻欢作乐。这种事谁知道呢。
东乡就在这儿安家了。比梨子巷那个房间多了个十几平方,拥有厨房与客厅,最重要的是有两间起居室。我有必要有两张床吗?东乡陷入了沉思,随后决定不去管它。
也许有哪天能用的上也说不准。他心里有个小声音笑嘻嘻地说。东乡没有出声反驳。
——可能吧。

18
安分守己这个词从来不适合东乡,回到赤塚的第二个月底,他又从新干自己的老本行。这次他单干,哦错啦,他从一开始就是单干起家。
买进,再卖出,赚取中间利益。东乡等等货源还活着,看见东乡时只是挑了个眉毛,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。卖出,赤塚几乎有百分之三十的酒吧都在经营这种东西,他的任务很轻松,带着货进去,带着钱出来。没错,他就是个中间人。
值得一提的是,东乡虽然靠转卖毒品赚钱,但他本人并不碰那些白花花的小袋子。他曾经亲眼看见这些小袋子是怎么杀了一个人,他不想成为众多可怜虫中的一个。
东乡有时候去货源家拿货时就看见这家伙靠在沙发上醉生梦死。说真的,东乡一直认为货源是他所见过的最瘦的人,浑身似乎只有皮,皮下就是骨头,连血管都没有。
大叔一直不吱声,货源也一直这样干。直到有一天他还是递给了东乡一个针筒。东乡冷眼看过去,货源就悻悻把手缩了回来。
“你真不是一般的执着啊。”
东乡冷哼一声,他不喜欢毒品,发自内心的讨厌。
“你看看你,越看越固执,在这个社会是活不下去的。要学学现在的年轻人嘛。”货源语重心长,“最近几年我这儿来了个小伙子就没你这么矫情,给他什么他就吸什么,看看人家。”
“老子讨厌毒品。”东乡没好气地说。
“那人家也是呀!谁都讨厌毒品啦,大家都开始都这样!”
“然后就像你这样?”
“哎呀,我很帅的好不好。”货源拨拨刘海。东乡觉得不能再这样待下去了,便起身离开。他一边下楼一边想着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。

19
货源的买家不止东乡一人,他有多个买家,也有多个上线,中间也有几个缓冲层,因此无论是谁被条子抓住,都不会涉及到他。可以说安保工作十分得体。同时,他也扮演着眼探的角色,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会用他自己的一套方式来告诉所有人暂时别活动,好像被盯上了。
所以这就是没什么东乡大清早的被一个不礼貌的敲门声吵醒。与其说是敲不如说是砸,那声响大概能吵醒半个居民楼。东乡刚开始还以为爆破。
大叔骂骂咧咧地猛得开门,希望能吓一吓那个不懂事的自大狂,但他面前只有空荡荡的楼道。什么玩意儿。他刚打算收回视线,一张纸就吸引了他的注意。那张纸是贴在门上的,颜色奇迹般的与之相近。
哦豁。
大叔明白十有八九是出事了,他像没事人儿一样关上门,展开手里的纸,就一个简洁明了的“STOP”。
看来现在警察之中也有不吃干饭的嘛。东乡踱步到冰箱,翻出一听啤酒。先过几天逍遥日子吧。记得赤塚好像有几家赛马场?

20
这是与之前几天都一样的普通日子,在草草解决完早饭后东乡便直奔马场为公主殿下加油,雪白的马尾在万众喝彩中第一个冲线,会场里响起一片叫好声,很多人激动地抱成一团,主持人的声音也变了一个调调。
东乡正放下心,几个穿着警察制度的人就超他走来。东乡第一反应是逃,但逃了更不好。他庆幸他的枪好好躺在家里。
“是东乡先生吗?”一个人开口了,出示了他的警员证,“如果方便,请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“参加赛马也算犯法?”东乡问道。
警员看了他一眼,“不算。但是参加毒品专卖就算了,您说是吧。”

——TBC

——————
中间很多道上的东西我都不懂,造成阅读问题真的很抱歉,请别在意这些东西啦。
感谢阅读!w

『50x50』

东乡先生的50

01-05→http://omegamiao488.lofter.com/post/1d45133d_10d61333
06-10→http://omegamiao488.lofter.com/post/1d45133d_10e4724a

*东乡/松野小松 斜线不代表攻受 没有明显的cp向

*共犯因素有 有微量的性描写 暴力、血腥因素有

*有大叔的洗白情节 性格捏造,身世捏造

*大概算是小甜饼?

11
上午八点,护送人上了车。
上午八点十分,东乡踩了油门。
上午八点半,在加油站停下。车辆交换。
上午九点二十六,离目的地还有九公里。
上午九点二十七,护送人点了根烟。
上午九点半。
条子把他们拦下来了,双方交战,护送人死亡,东乡负伤。
任务失败。

12
东乡跌跌撞撞地开了门,那个小兔崽子睡得正香。如果无视鼻涕泡泡的话,春末夏初的阳光衬得他美得像个天使。
然而此刻他可没什么心情欣赏。他任务失败,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认为他是条子派来的间谍。这个地址很快就会被那群偷税小贼找到,他得赶紧走人。他迅速收拾好所需要的一切,整理的动静打扰了某人的美梦。
“大叔,你在干嘛?”oso迷迷糊糊得打个大哈欠,这时东乡正好关上了行李箱。
东乡给枪上了膛,“逃命。”
“嗯?”oso醒了,他盯着手铐直发愣,“那我怎么办??”
回答他的是干净利落的关门声。

13
东乡不知道oso最后怎么了,在他踏上地铁时,有爆炸声从某处传来。街上人指指点点那坨从梨子巷方向飘着的黑烟。
周围人叽叽喳喳,有人拿出了手机,警笛声在头上响起。
东乡唯一的动作就是把掉地上的烟头给踩了踩。
地铁在一分钟之后准时出发。东乡拎着行李抓着扶手,站台在他面前飞驰而过。
他离开了赤塚。

14
东乡隐姓埋名生活在赤塚边儿上的Flag区里。他找了份超市营业员的工作,没做他的老本行。他不敢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,这是他待过的第五个地方了。他也知道,他正在越来越靠近赤塚。
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光。对于活在地下世界的人们来说这么长时间足矣忘记自己的名字,也足矣忘记东乡的名字。
也许是时候回去了。大叔想着,掏出根烟。
“工作时候不可以抽烟哦东乡先生。”
“哦,抱歉。”

15
在外流亡的几年里,三十几岁的大叔有时会想到那个要跟他混的小鬼头。最后一面小鬼头脸上似没什么表情。但又一想也许是仅仅的抱怨,抱怨他为什么不给他解开手铐,抱怨他为什么把他留在那里等死。
这天晚上oso又来梦里吵他了。东乡烦得想直接扔个枕头过去。
“我不是跟你早说过了,你死不关我事。”
“什么?!”oso怪叫起来,“是你把我拷在床腿的好吗!”
东乡拿起枕头,梦里的oso并不怕他,反而还在那里念念叨叨他的《JUMP》。
闭嘴。
东乡把枕头砸了过去。oso消失了。东乡梦醒了。
夏日的阳光暖暖照在他肚子上,男人起身,环顾四周空空荡荡。他突然有点寂寞。

——TBC

——————
去你的排版再见吧……我真的不行了。
感谢阅读!w